麻木的IT公民—有感于压力大的报告

星期三, 2010-06-30 | Author: Lee | computer, 体味生活 | 1,797 views

麻木的“公民”

  ——293个公司人的压力和心理调查

  ■ 本报记者 何源 凡晓芝 尹一捷

  跳楼不如跳槽,你已懒得跳槽;

  罢工不如辞职,你已懒得辞职;

  拼命不如拼爹,你已懒得拼命;

  你也懒得结婚,

  你甚至懒得说话,

  你甚至懒得起床……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麻木?

  如果绝望都无法让你绝望,

  如果悲伤都无法让你悲伤,

  那么你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是因为压力。压力就像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一场比永远还要远的长跑。它摧毁你的精神,使你沮丧或者暴躁,无助或者颓废,伤人或者自毁。

  对于IT企业各阶层的员工而言,压力那么多,而主观感受的快乐却那么少。满怀激情地走出校园,就被湮没在“蚁族”群中,成为挣扎底层的“蚁民”(见本报第9期《逃离蚁族》); 在城市中刚刚立足,卖PC为生,成为自轻自贱的“P民”(见本报第19期《P民这口饭》); 跻身白领,在多年疲于奔命的奋斗中,成为自我迷失的公司人,我们称之为“公民”。

  IT公司的“公民”已经成为高危人群——《计算机世界》在对包括微软、英特尔、戴尔、百度、金山、浪潮等20余家公司的293位员工的调查中发现: 公司白领层普遍充满了职业枯竭感; 暴躁、沮丧等负面情绪弥漫; 由于长期的工作重压使得他们正经受着失眠、头疼等生理疼痛的折磨; 有些个体还表现出诸如“暴食”、“暴走”等极端行为。

  他们说,“即使睡眠充足我还是感到工作特别累”; “我容易在小事上发脾气、烦躁、缺乏耐心”; “我很想从当前这种持续不断的精力消耗中解脱出来”; “我常常感到身体不适”; “工作使我对别人的需求变得麻木不仁”; “我感到有些健忘”; “我觉得自己很容易抱怨自己的工作”; “我之所以去上班是迫不得已”……

  高压力不仅给他们带来生理疼痛,更带来心理问题——57%的“公民”最关心的心理健康问题是“缓解工作压力”; 50.6%是“调适自己的心理健康”; 31.7%是调适人际关系; 31.7%是解决家庭压力。超过50%的人认为自己有必要接受心理机构的辅导和治疗。

  人有病,天知否?

麻木的公民

  什么都懒得做

  6月11日上午11点,北京东直门银座。坐在记者面前的肖莉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销售总监。尽管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日子,肖莉还是很精心地修饰自己,藏饰的耳环和项链使她别有一番风韵。

  肖莉自信很会控制自己,“不要为难自己”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话。她酷爱越野,七次自驾车进藏。她的生活似乎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险和刺激。下个月,她的自驾车目的地是可可西里。

  访谈中,肖莉一直双手扶肩,把自己瘦弱的身体窝在沙发里。你很难想像,如此孱弱的身体能支撑她一次又一次的彪悍旅程。

  “我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就要放弃很多东西!” 肖莉说。

  比如结婚。她相信爱情,只是这个37岁的“剩女”,懒得结婚。

  6月13日上午10点 ,北京知春路。 “你知道什么是炮灰团吗?我现在就是白领炮灰团。”高华有些无可奈何地说。“炮灰团”出自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这是一群溃败的散兵游勇,他们是没有选择的人,高华说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高华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系,在一家软件外包公司做工程师,去年刚刚结婚,每个月要还3000元的房贷。刚毕业时的高华对“工程师”这个字眼充满了崇拜和敬意。逐渐地,高华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IT“民工”。软件外包公司经常会在项目交付阶段集中赶进度,高华就和同事们被关到宿舍集中“闭关”,多则一个月,少则一个星期,“我们不洗澡,不刮胡子,每天早上有人叫我们起床,睁开眼就开始编程,一直写到凌晨一两点,然后倒头就睡,一日三餐都有专人送上来。”

  这种机械性的编程和流水线的工人没有什么区别,理想越美好,现实越残酷。“拼命不如拼爹。”高华说,“一想起刚毕业时热血沸腾地要献身IT事业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笑。”如今,高华只能在公司熬资历。“等熬到5年以上,就能混个月薪5000元~8000元; 做了初级主管,可能拿到1万元以上。”

  25岁的高华,已经懒得拼命。

  6月18日下午2点,上海五角场。每天上班都要面对一堆代码,周而复始15年,这就是某IT公司技术主管韩旭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工作中无法找到乐趣,没有压力,也没有动力,像我这样的人也就只能混到这样了。我也想过跳槽、创业,但是我老了,跳不动了。”30出头的韩旭显得暮气沉沉,他说他现在喜欢上了养花,摆弄那些花花草草比编代码有意思多了。

  IT行业有一种“35岁危机”现象。据统计,有70%的人表示35岁后不再从事IT行业,于是就有了IT“35岁临界点”之说。35岁的IT人员常常要面临一个转变,他们的工作效率和创新能力开始跟不上新员工,除了少部分能进入管理层的员工,大部分人都要考虑转行问题,但是在这个年龄重新再来,很多人又没有勇气,于是,“上不能上,退不能退”,“35岁危机”由此产生。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创业的梦想,韩旭也曾经冲动过。但是,工作的枯燥磨平了他的热情,这个刚刚35岁的技术天才,甚至连槽也懒得跳。

  懒得跳槽、懒得拼命、懒得辞职、懒得结婚……IT公司白领中那种深深的职业倦怠感和枯竭感让我们感到惊讶。

  根据《计算机世界》对293名IT“公民”的调查,21%的人认为“我之所以去上班是迫不得已”; 而在对“我很想从当前那种持续不断的精力消耗中解脱出来”一项的调查中,有18.7%的受访者选择“经常是”,选择“有时候”的比例也达25.7%。


  IT“公民”的消极怠工情绪已不容忽视。这些表面风光的IT白领,大都有着良好的修养和极高的个人期望,尽管他们不会选择富士康蓝领工人跳楼这种极端的方式,但是,在长期的高压环境下,他们正在变得懈怠、委曲求全,用疲惫不堪的周末应对疲惫不堪的工作。

  高压下的高危人群

  “这是一个处于高压状态的人群。”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主任、心理学博士熊汉忠在接受《计算机世界》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

  熊汉忠曾为很多知名的企业做员工压力管理培训,但在一次“压力”联想中,竟然有IT人员想到“崩溃”甚至“死亡”,令他印象深刻甚至担忧,因为“这一症状在其他行业并不多见”。同样,在绘画测验中,IT人员会从“红色”直接联想到“鲜血”以及“暴力”。这些心理投射出的消极反映是来自这个人群心底的呼声—我们已在崩溃的边缘!

  IT公司白领阶层往往被打上高学历、高素质、高智商的标记,他们的失落和潜藏的恐慌往往被繁忙而有序的工作所掩埋; 他们经得起熬夜摧残、经得起加班蹂躏,但是一道简单的压力测试题,却让他们暴露出最脆弱的内心。

  这些都是源于压力。压力就像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像一场比永远还要远的长跑。它摧毁你的精神,使你沮丧或者暴躁,无助或者颓废, 伤人或者自毁。

  负面情绪弥漫

  “我厌烦这种被逼着开发程序的工作,索然无味。”刚毕业的陈峰年轻气盛,然而在一次又一次无聊项目的消磨中,陈峰已经散失了对程序员这份看起来得体的工作的热情。

  “编写代码是极费脑筋的事,一旦思路打断就很难续上,必须得一鼓作气地干。”一个小时的采访里,陈峰抽了5支烟,尼古丁对他而言,已经无法刺激神经、提神醒脑以及安抚情绪了,“我上大学那会儿不抽烟,现在不得不抽。”陈峰说。

  “不安感是现在这些程序员都会遇到的问题,因为能力的成长速度远快于薪水的成长速度,一旦能力成长到一定时候,而薪水却仍旧无法攀升,那么这份工作的吸引力会降低。”做过几年程序员的刘涛,如今已是一家公司老总,经历了创业的10年风雨,他能理解这种心态。

  除了厌烦与焦虑,还有一种情绪正在侵蚀着IT“公民”,那就是——无聊。

  韩旭正在无聊与跳槽中徘徊,因为所在单位不接大型的项目,只为公司内部开发程序,他少有加班、熬夜,还拿着不菲的工资,在上海这座压力城市中,悠哉地过日子。但无聊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吗?我也经常问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到哪里找这样的工作还房贷?还是就这样吧。”

  厌烦、焦虑、百无聊赖,IT“公民”正被这样的负面情绪缠绕着。

  在《计算机世界》的调查中,有37.4%的人表示经常感到“厌烦、缺乏耐心”; 厌烦与缺乏耐心随之带来的是焦虑与抱怨,调查中,经常抱怨自己的工作的有25.8%,46.1%的人会“偶尔”抱怨。

  身体疼痛的折磨

  我们想到自己的情绪,偏颈痛便会发作;

  我们吞下自己的情绪,胃溃疡便会形成;

  我们背负着情绪的担子,背痛就来了;

  我们坐在自己的情绪上,连痔疮也会长出来了!

  ——有人这样形容情绪在身体内的反映。

  毋庸置疑,IT是一个高压力的职场,从2005年年仅38岁的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到2010年37岁的腾讯网女性频道主编于石泓因脑溢血去世,“过劳死”已经成为IT界一个可怕的梦魇。有数据显示,公安、IT、文化演艺等职业已经成为“过劳死”的高发区,“过劳死”时的平均年龄为44岁,其中IT阶层年龄最低,仅仅为37.9岁。

  除了过劳死的威胁,IT“公民”所面临的身体疼痛在此次调查中超出了所有人预料。

  失眠,是最可怕的梦魇。在采访的人群中,无一人没经历过失眠。公司老总烦躁业务、市场总监烦躁分析报告、公关人员烦躁人际关系、程序员烦躁编写代码……在烦躁的纠缠下,IT“公民”成了睡不着的人。

  睡眠障碍已经折磨肖莉十几年,每晚到凌晨3、4点才能睡着,“夜猫子”的生活日复一日,留下的是消不掉的眼袋和黑眼圈以及日渐消瘦的脸庞。

  而作为大型IT公司市场总监的许帆,则曾有过一个月内每天只能入眠两小时的经历,满脑子的报告、市场分析,要让业绩达到多少百分点,否则领导的脸色不好看,甚至饭碗不保,再加上长期的出差,许帆经常迷迷糊糊,“我常在起床后想,‘谁把我搁这地儿了?’”许帆说这段话时,调侃了一下。

  2005年的时候,刘涛出现偏头疼,经常落枕,好几天都好不了。现在他35岁,作为一家创业型公司的老总,在公司经历了生存期的磨砺后,已经进入正轨。而那个时候的生理疼痛,几乎使得他抬不起头,一次落枕后,和人谈话竟然只能鼻孔相对。

  《计算机世界》的调查数据显示: 经常失眠的比例达到38%; 而遭受生理疼痛的比例则高达76.3%,有88.1%的人需要进行辅助治疗; 工作使免疫力降低的人群高达30.1%; 28%的人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感到不满意。

  “公司体检的时候,你要不是过度疲劳,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许帆调侃说。

  极端的行为表现

  面对身心的双重焦虑,有人在寻找减压,一不小心跑偏,就到了另外的极端,而极端的行为也让IT“公民”们付出另外的代价。

  熊汉忠曾经接触过一个40岁的职场女性,她的压力值在熊汉忠所做的职场测试中是最高的。在这么大的压力下,她如何解压?一是疯狂购物,刷爆自己最后一张卡,才心满意足地回家; 二是暴饮暴食,一直吃到肚子疼,躺在床上,慢慢地消化,慢慢地睡着。

  熊汉忠认为,这些极端的行为不仅不能有效减压,反而会导致新的循环压力出现,“这可以看成是强迫症。”

  许帆则用挑战体能极限的“暴走”来缓解压力。

  “暴走”族,是现代社会催生出来的一个新兴族群,用来减轻生活中各种身心压力,这曾是娱乐圈人士喜好的方式,因为“暴走”后让身体体能达到极限,大脑进入休眠状态,什么都不想,放空身心。

  许帆在两年前加入“暴走一族”,几乎成为了狂人,“不暴走不舒服”。这个在工作上风风火火、事无巨细的人,在下班后却找不到情绪的发泄口,该怎么办?喝酒、抽烟、泡吧都试过,但还是无法解脱疲惫与烦躁。现在,他一年要出去暴走10来次,先慢跑,一直跑到喘不上气,再快走,一走就是十来个小时。“极度的疲惫才能让我极度地放松。”许帆说。

  在某一项关于中关村企业员工的心理调查显示,46%的被调查者存在心理健康轻度异常,58%的人承认自己有强迫症状、敌对情绪,而这种强迫症状的倾向,就是过度释压的危险信号。

  不同的压力源

  IT“公民”普遍有着良好的自我认知,无论是工作技能、还是外貌长相,都“自视清高”。

  尽管已经对工作麻木不仁,依然有41.4%的受访者认为“工作从未使我的决策能力降低”; 有23.5%的受访者“非常能够接受自己的外貌”,42.4%的人选择“比较能够接受自己的外貌”; 在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一项调查中,有8.2%的人选择“非常满意”,55.6%的人选择“比较满意”。

  “这些数据都可以反映出IT群体是一个对自我能力相当肯定的群体。”熊汉忠认为,这一群体大多接受过较高教育,具备很高的专业素养,因此具有很强的工作能力。但是,工作能力强不代表内心的认可度高,对自我的高度期待与现实差强人意的表现恰恰是他们所不能忍受的落差,由此导致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著名压力研究专家Kenneth Pelletier认为,“知觉到的自我与理想自我形象之间的分歧”,是人格的独特架构,这类压力源最可能引发压力,而精神层面的影响在各种压力源中占据最大的比重。

  “与自然、他人以及自我的分离,是导致IT白领抗压能力下降的几个主要原因。”熊汉忠这样总结。IT行业以往被看作是高收入、高认知度产业,现在光环褪去,IT从业人员的心理落差也动摇了最初的动力。在这个PC当白菜卖,程序员当民工用的产业里,自我困惑折磨着曾经充满理想的IT“公民”。

  而社会层面的影响带来的压力也不容小觑。多个动物试验证明,当动物数量超过一定界限,即使食物充足,也会造成看似健康的动物死亡。人面临拥挤的城市、交通堵塞、收银台长长的队伍以及个人空间的被侵犯,同样会表现出挫败。其他如金融风险、搬家、科技进步、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等都是社会层面施加给人的压力。

  整个社会进取的动力和机制保障的缺失,如未富先懒、未富先撤、未富先奢、未富先剩、未富先痞的社会现象横流,更是动摇了人们努力奋斗的决心。现在,有房有车成了人生的第一个追求目标,大多数青年觉得毕业以后必须有一套房子,这种共性的思维,很容易对工作产生功利心态,继而将兴趣放在后位,为了高薪跳槽,为了高薪不动,因而失去兴趣得过且过。

  著名的压力研究专家理查德•扎拉斯勒认为,日常琐事的积累也会形成慢性压力源,“一个人如果老是体验不到生活的快感和情绪的振奋,也一样容易生病。”而且,这种影响相对于急性压力来说,对身体的影响更为不利。从某种程度上说,由于迷失自我而带来的压力更隐性,也更危险,更令人忧虑的是,这正是IT产业中坚力量的真实写照。

在人际关系中与他人割裂也是形成压力的主要原因,而人际关系冷漠恰恰是IT行业的特质。“我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在采访中,不只一个受访者这样对《计算机世界》的记者说,他们大多是被别人喻为技术天才的工程师和技术主管。

  “我很害怕管理类型的工作。领导和下属必然有一定的利益冲突,在面临冲突的时候,有时候我会碍于情面,对人不严厉; 当碰到很差劲的下属时,我下不了狠心,说不出狠话; 而该严厉的时候,又顾虑很多,无法直接指出其缺点。”尽管已经做到技术主管,韩旭依然非常头疼公司的人际关系,好在他的职责只需要对团队人员进行技术考核,不用做那些考核、 发工资的麻烦事。

  “我只喜欢宅。”陈峰对记者说,他下班后最大的乐趣便是玩游戏,或者看场NBA。“宅”几乎成为IT技术人员共同的生活方式。

  韩旭也如此,陪老婆、下厨做菜是他的一大乐趣,相比和同事一起去酒吧聊天,他更喜欢“宅”在家里,从淘宝上搜罗一些小玩意。

  《计算机世界》此次调查结果也显示,有28.4%的受访者感觉到“有时候工作使我对他人的需求变得麻木不仁”,而在“我感到与同事、朋友或家人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一项中,有29.5%的受访者选择了“有时候”,50%的人则选择“偶尔”。

  “完善的社会支持是应对各种压力的有效资源。然而,用真实情感维系关系的越来越少,人与人的联接通过各种利益来维系,这会让人疲于应付,使得人与人的关系逐渐疏远,这样的社会支持体系显然是不完善的,不足以在需要的时候分担人们的各种压力。”熊汉忠表示,因为工作量和其他现实压力,与家人、朋友、同事等的人际关系缺乏足够的连接与真情投入,是IT行业人员的另一特征。

图注:旅行是IT“公民”比较普遍的解压方式。
  学会享受压力

  著名的心理学专家汉斯•塞利曾经在其畅销书《压力无烦恼》中这样说: “我不能也不应该消灭我的压力,而仅可以教会自己去享受它。”

  在压力管理研究中,缓解压力的第一步是自我认知的重构,这是最重要也最艰难的部分,而在自我认知中,自我肯定是重构自我的基础。IT“公民”是自我认知非常高的群体,高度的自我认知决定了IT“公民”在压力来袭时,多半不会选择极端、悲观的泄愤方式,而是试着和“自己说说话”,试着在大自然中寻求解脱。

  回归自然

  2009年,刘涛和一帮朋友花了20多天时间自驾车穿越青藏。在海拔4700米的沱沱河,刘涛每天只能靠服用“百服咛”才能睡得着觉,“就是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沱沱河的藏民却悠然自得地生活着,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着‘高原红’,但那又怎么样,放羊、放牛,生活平静得像水一样。”

  在西藏的日子里,刘涛每天都能看到虔诚的朝拜者,他们三步一扣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匍匐在地,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圣地拉萨。“这些朝拜者大多衣衫褴褛,可他们却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知道自己执着地向前走。”刘涛深有感慨地说。

  一次极偶然的机会,刘涛参观了天葬仪式,那种心灵的震撼令他一辈子难忘。“我没有觉得恐怖,在那种情境下,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人生就是这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生命尽头,终要回归自然。”

  从青藏线入藏,经由川藏线返京,刘涛的心灵受到了一次洗礼,“去过了西藏,你就会明白生活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回到北京,我觉得自己就像重新活了一回。”

  像刘涛这样通过旅行解压,特别是选择生命极限地区作为旅行目的地的IT“公民”不在少数,在七位深度受访者中,有三位就曾经去过西藏,酷爱越野的肖莉甚至七次进藏,每一次西藏之旅都能给她带来全新的人生感悟。

  对话自我

  从薇则选择和“自己说说话”,在最困难的人生时期学会重新审视自己。

  2002年是从薇人生的低谷,那一年她离婚了,工作面临重大转折,从公关转做销售,人际关系一下子复杂起来。还是在这一年,从薇的父亲因为癌症去世,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从薇都面临着极大的困境,有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过不了这一关。

  从薇是一个外向型的人,和她说话一点也不觉得累,开启一个话题便会滔滔不绝; 从薇也是一个爱读书的人,“我们这些‘70后’是信仰混乱的一代,读书能帮助我确立自己的人生观。”

  这一年,从薇读了一本书《你以为你是谁》,书里列出了500多个人生观的词条,从薇每周都选几个,再淘汰一些上个星期选的词条,一个月后,从薇留下了5个词作为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健康、富足、仁爱、成长、美丽。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就用这5个词来鼓励自己,坚持每个月读一本好书,21天养成一个好习惯,坚持游泳。其实,你拥有什么,什么就拥有你。你悲观,绝望的情绪就会始终笼罩着你; 你乐观,再难的人生低谷也会逾越。”从薇用了整整两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现在的她,又拥有了一个美好的婚姻,工作也步入正轨。

  和从薇一样,刘涛也通过和“自己说话”的方式来解压,不过,他迷上了太极拳。2005年的时候,刘涛经常出现偏头疼,身体拉响了警报,他不断地寻找锻炼方法,在同事介绍下认识了一位太极拳老师,从此开始了5年的太极拳生涯,这是个养身又养心的运动。

  “每天一小时,每周与老师一起练习。”刘涛谈起太极拳时,兴致颇高。“太极的本质讲求生命与自然界的和谐与平衡,非常适合躁动的职场人。太极的精华和瑜伽相似,但现代人都更为注重外型,而忽略了练习过程中的放松和愉快。”5年的坚持,消除了刘涛身上的旧疾和疼痛,坐在记者面前的他气定神闲,充满活力,很难想像他是一个40岁的中年人。

  旅行、读书、锻炼,IT“公民”似乎很会解压。

  《计算机世界》的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在“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是有意义的”一项中,有24.1%的人选择“很符合”,比较符合为34.6%; 在“我对自己处理日常生活的能力”的选择中,很满意的比例为11.2%,较满意则高达49.6%。

  “判断解压方式是否科学有两个原则,一是达到自我放松的目的,二是不危害自我、他人和社会。这两个原则看似简单,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熊汉忠说。用过于放纵的生活方式来减压,在IT人群中也并不少见,这其实是一种恶性循环,用刺激的体验来填补空虚的心情,刺激过后,带来的将是更大的失落。

  (文中主要人物均为化名)

  评 论

  谁的错?

  据国家统计局的定义,年收入在6~50万元的家庭就是中产人群。按照这个划分,连刚毕业4年的高华都能迈入中产阶层的行列了,IT行业可谓是中产阶层的“集散地”。

  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民族的精英群体、国家进步发展的主要动力、安定团结的和谐因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产阶级被戴上了这样的帽子,并与民族兴亡紧紧挂钩。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这些中产阶级的现状吧。2009年,克莱斯勒联手中国市场调研公司做了一份《中国中坚力量生存状态调查报告》,调研锁定国家统计局所定义的家庭年收入在6~50万元之间的中产人群。调查结果显示,中坚人群中的34%对未来有担心,26%对未来感到比较担心,甚至非常焦虑。

  “有见过我这样的中产阶级吗?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工资的一半奉献给房贷,物价飞涨,工资不涨,十年都买不起一个厕所。”在采访中,一提到“中产阶级”,很多受访者都这样愤愤不平,这些IT白领坚决要与中产阶级划清界线。

  更让人忧虑的还是这些IT“公民”的麻木,这些被压力消磨殆尽的IT界的中产阶层,开始在工作中表现出普遍的懈怠,缺乏进取心。要知道,这些中产阶层是IT行业的支柱力量,是IT创新力的源泉,一旦他们才思枯竭,IT行业就失去了创新的推动力。从这个角度来看,IT“公民”的麻木,可能将导致一个行业的衰竭。

  这是谁的错?为什么IT“公民”们对工作提不起兴趣?企业为他们提供了怎样的工作环境,又为激发他们的创造性做了些什么?当我们忧虑富士康会不会出现第14跳的时候,也请来关心关心这些IT白领吧,失去了他们,IT就将失去未来。(文/何源)

  测试: 你有多坚韧?

  下面12个项目出现在坚韧性问卷中。评估坚韧性仅仅靠这个简单测验是不够的,不过,这个练习还是可以给你一些关于你有多坚韧的印象。写下你对下列描述同意或者不同意的程度。

  0=非常不同意,1=有点不同意,2=有点同意,3=非常同意

  A. 在工作上尽我所能是很重要的。

  B. 有时候,相信命运是我所能做的一切。

  C. 我经常醒来的时候就渴望开始一天的计划。

  D. 把自己看作自由的人会导致很多挫折和困难。

  E. 如果真的出现一些挑战,我愿意牺牲经济上的安全。

  F. 当不得不偏离我为自己设定好的日程表或计划时,我会觉得很烦恼。

  G. 一个普通市民也会对政治有所影响。

  H. 如果没有好的机会,在我的领域中获得成功是很困难的。

  I. 我知道为何要做我在工作中所做的事情。

  J. 与人们太过亲密会让我有为他们负责的危险。

  K. 经历新的环境是我生活中优先考虑的重要事情。

  L. 当我无所事事的时候我并不会介意。

  计分: 这些问题测量控制、承诺和挑战。有一半问题高分意味着坚韧,而另一半则是低分意味着坚韧。为了计算你的得分,在下面横线对应的位置上填上你的反应。然后用第一条横线上的得分和减去第二条横线上的得分和,把结果写在下面的横线上,在承诺、控制和挑战上的得分相加就是你的坚韧性总分,写在最底下的横线上。总分在10~18分之间表明你具有坚韧人格; 0~9分为中度的坚韧性; 低于0分为低的坚韧性。

  A+G= C+I= E+K=

  减去:

  B+H= D+J= F+L=

  控制+ 承诺+ 挑战=

  坚韧性总分

  (摘自《压力管理策略》Brian Luke Seaward著)

  支持调查的IT公司名单

  微软中国

  英特尔中国

  IBM中国

  戴尔中国

  华为

  中软国际

  百度

  东软集团

  浪潮集团

  大旗网

  搜狐网络

  金山软件

  奥美公关

  蓝色光标

  东南融通

  宇信易诚

  广联达软件

  世纪同财科技

  北京蓝科泰达科技

  网御神州软件

  CSDN

  GDS

  (问卷编制:西南大学心理学院“中国心理健康服务体系现状及对策研究课题小组”)

来源:计算机世界

Tags: , ,

文章作者: Lee

本文地址: http://blog.i5a6.com/621.html

除非注明,I5A6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comment

Rss

Search

文章分类

Meta